时下环境AQI: ()   时间轴 
您现在的岗位: 血站首页 >> 学员园地 >> 学员作品 >> 文章内容

“为你读诗”先后九十五期《小王子》(选段)

[日期:2019-12-27]   通告:张璇   翻阅:18先后        [字体: 美方 ]


《小王子》选段

原作:圣埃克・絮佩里     朗诵:初二(9)队 戴致雅

http://pic.hrscyxw8.com/file/20191227/20191227083949444944.zip

每天夜里,我没有看见她上路。她不声不响地走了。
顶我终于追上他的时刻,她正坚定果断地快步走着。她是否对我说道:
“什么!你怎么来了……”
于是乎他拉住了我的手。但她仍然很忧虑:
“你不该来,你会寸步难行过的。我的样子会像是死去了似的,但这不会是真的……”
我默然不做声。
“路途太遥远,你是理解的。我不能带着身子走,其它太重了。”
我默然不做声。
“我的躯壳就像一块扔掉的成熟树皮,用不着为其它伤心的……”
我还是默不做声。

她有点灰心,却仍强打起精神说:

“你想,这将是多么美好呀!我也将观赏那满天的星球。每颗星星都将成为一口水井,江井上都安装着生了锈的辘轳。全总的一定量都将倒水给我喝……”

我还是默不作声。

“这将是多么有趣啊!你将有五亿个小铃铛,我将有五亿池清泉……”

这时候,她也默不作声了,因为她在哭。

“就在此地。让我单独地走一地吧。”

她这时坐了下去,因为她生怕了。她却又说道:

“你知道……我的花……我要对他负责呀!可它是多么弱不禁风啊!他又是那么天真烂漫!他只有四根微不足道的刺,以维护自己,抵御外侮……”

我实在支持不住了,也坐了下去。她说:

“哎……就是这些了。”

她迟疑了一下,下一场站起身,往前迈了一地。我却动弹不得。

瞩目他的脚腕附近有一道黄光闪过。她一动不动地站立了一阵子,没有喊叫,便像一棵树似的慢慢倒在了肩上。因为是在沙地上,没有发出个别响。”



<center id="918646cb"></center>